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ENU

ver.2015

 
 
 

日志

 
 

全能结集 GG0013B  

2017-09-16 13:47:45|  分类: (带文机械设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22下午,345 军械库底层出口附近

 




......

向前,向前,向前……停!一位整备员在高台上指挥着一台侧面看三角形的巨大机器前进。这台机器很长很宽,即便比例很扁,但从尾部算,长宽高数值中最短的高度也几乎有十五米。所以可想而知整个东西的体积是相当的大。

好的!试试原地转向180,慢慢来,慢慢,慢……”高楼上的整备员手抓着通讯耳机,压在脸的一边喊。

“180度原地转向,明白!一个驾驶的人在驾驶舱里回答到。这时机器并不使用轮子,而是展开两边的双臂和前面好像铲子的结构交替挪动位置来带动整台机器移动……

 

在地面远处,一个额头半禿,但后脑勺的头发很长,穿着黑色长袍的中年男人拄着拐杖,在听奥特的解说。

“……啊?他现在是在转弯吗?那个男人很质疑地说。

是的,这是在平时格纳库里移动的方式,因为用轮子差速转弯会损坏地面的。他故作镇定地转述整备员的说辞。

是嘛……真的吗?那个男人,言语间还是表现出极大的疑问,可我以前看见的反机兵战车都和坦克一样操作就可以的啊?

一般的都不会做得这么大,这么大的车也是第一次见。

那是不是因为没有履带啊?装铁甲的车一般不是都有履带吗?

真是惭愧,下官以前没见过这么大的车装履带的。奥特一边赔笑一边说。

没有!我那时也做过坦克指挥的,这样大的车会用两倍的履带数就可以稳稳地开动。大官言之凿凿地说。

是吗?卡陀罗大人真的是见多识广啊~奥特口中这样奉承,但唯独这点他很清楚,这种超大机器根本不可能装履带,因为压强太高,是从物理理论上就论证过,拉动这么重的履带就根本跑不起来的,而用现时较轻的结构又很容易把接销拉烂。所以这个卡普尔大人只是在抛他的浪头,要他示弱而已。


这台他们称之为反机兵战车的机器,地上军的整备员他们,现在都并不清楚她确实的功能。被整备员称作无头骑士的原因,是这个机器使用了一副几乎完整的人形骨架,连手掌都有,但就是没有头。以为它有变形后直立行走的能力,结果奇怪的专用中子炉输出又完全不匹配,只能同时单一只脚挪动,完全不能用于实战。

因为同样的原因,胸口两边带的两门大口径的可变焦距强子炮,一般只能以最低射程发射。也就是说,几乎只能震荡就在面前的敌人,或者依靠电磁力缓慢地压缩单一发能量弹缩成小粒,射击天上的鸟。

真正有威力的武器是一柄实体刀,在车中间伸出,估计是用来撞击敌人的。而且刀伸出的时候可以调成向上,刀身和地面平齐的时候,刀身是被几乎遮挡住,肯定不是用来撞击比它矮的东西。奥特也是通过这点猜测,这个 "簸箕是用来撞击机兵的这个说法,然后把他形容成一种以撞击为主要杀伤手段的机动战斗车辆——反机兵战车。


简单的测试结束,卡陀罗说:这个东西就留给你们吧,应该不是什么厉害的东西。”说完,就转身和随从离开了。奥特缓了口气。

整备员询问他下一步的工作,他随口交待说 "做一下武器测试吧后也走楼梯回到上层去了。

负责这个工作的整备员是卡莎.歌莉,因为他本身就是整备员出身,所以很快地被吸收进部队里工作,但因为他现在隶属四军,而非堡垒这里,所以他还是可以相对行动自由一些。

而如果是堡垒这里的人员,就完全不能外出。所以要在室外测试的东西都需要由他负责。

这台机器的驾驶舱在尾部的最高处一段车身,偏向一侧。原来负责驾驶的人爬出来,和他交待的两句。谈完后,卡莎向一个后面较瘦,同样穿着不同颜色整备服,已经戴上头盔的人轻轻摆了摆手。

那个人前额的头发罩得很低很乱,只看见一点点眼睛。脸却很白,所以和暗哑的衣服颜色相比显得很显眼。乍一看脸很清秀,像是女人的脸。

衣服似乎也不特别合身,要时不时提一下裤腿。他看见卡莎的手势后停住了向上爬的动作,机警地看着发出哐哐搬动东西的驾驶舱门。

过了大约一分钟,卡莎和原来负责驾驶的整备员合力搬出一个外表不规则,大致方形的大箱子。

“……嗯,这样就可以了。整备员说。

好的!卡莎面带笑容,他拍了拍那人的肩膀,辛苦你了,把这东西就放在一边就好了,回来我装回去就好了。

好的。那人也稍微提了提帽子朝卡莎笑着说。临走时也朝后面白皙的整备员点了点头。

卡莎下去收拾了一下驾驶舱后,连忙招呼白皙的整备员进来。正在等得着急的他三步合两步连跑带滚地钻了进去。

进去后他脱掉头盔,捋了捋头发:“哎呀!这间衣服完全不合身不说,怎么还这么难闻……”脸露出来才看清,这个衣不合身,穿整备服的原来是裴琳大小姐。她把上衣脱下来,扎在腰上用来固定过宽的裤口。露出有镂空花边短袖的女装上衣,几个汗湿的地方稍微露出底下内衣的印。头盔因为怕磕到头所以反倒没有脱。

卡莎虽然觉得养眼,但是未免节外生枝就没有多看。自顾自哈哈笑地说话安抚她,一边坐上驾驶席调整座位的姿态。

准备打开通讯器前,他说:大小姐,一会儿我们和别人通信的时候你不要吭声哦,还有出门的时候会有图像的,你就藏在原来厕所的位置就照不到你了。

厕所?就是刚才拆下来那个箱子吗?裴琳问?

是的,就是平时在我们身后那个。卡莎说。

啊,怪不得你身后有个不自然的凹位了。

是的。——啊,相对的,我们现在这里就没有厕所了。卡莎一脸正经的打趣说。

那没什么,我也不可能和个男人同用一个厕所。裴琳扶着椅背,一脸嫌弃。

啊~那也是~哈哈。卡莎.歌莉苦笑。

 

两人各种准备完毕后,顺利地通过堡垒的关闸,到了堡垒的外面。他们假意开出一段后,其实没有向西前往原本作为测试场的荒地,而是拐到了难民的窝棚旁。两人根据雷志父亲的指示,找到雷志和母亲住的地方。但是找不到人。他们费了不少时间,向周围的人打探他母亲的墓地的位置。当他们到达墓地附近时,已经是下午五点了。 

太阳斜射,黄色阳光映射出极亮的黄橙色沙地和斑驳的极黑的黑影。在一个比难民窝棚更南面的一个海边石山上,密密麻麻的插着各种样子的记认物,但一般都是长条型,高高竖起的样子——这就是穷人们死后的墓碑。没有字没有花,甚至一点类似装饰物的东西都没有。

而在这堆光棍丛里,其中有一支木棍上,显眼的扎着一条红色的围巾随风飘动。

在巨大的簸箕似的大车上往下看,这片斑驳的荒地没有一个人。卡莎看着显示屏,略有沮丧地喃喃的说:我们是不是又扑空了?

听完他这样说的裴琳,并没有立刻回应,她背起背后摆着的短步枪,并把另一支拿起轻轻撞了一下驾驶员的手臂,说:我们下去看看吧。

好吧。卡莎会意了,接过枪的,然后另一只手打开了安全带。

海边风很大。沿着冗长的爬梯往下爬有点吃力,但还是终于碰到地面了。

在地上看,才发现海边的一棵树原来非常高,附近也没有其它的遮蔽物。于是两人左右戒备着向那边走。

走近开始发现一些一路拖成一条路的什么液体的渍,但在沙地加上夕阳光的干扰下,看不清楚是什么。

两人不约而同地想起,是不是血渍呢?!

雷志出事了?裴琳急迫的想知道现在雷志的情况,她循着那条痕迹走到了大树前面,发现一条狗——已经死了,头上血肉模糊。但是痕迹仍然往前延伸,裴琳慌了,大声喊着:雷志!你在哪里啊?雷志!……”然后仍然跟着痕迹转到大树的另一边——地上又是一条狗,和之前的那条一样满头是血的倒在地上。

然后,痕迹到这里就断了,大小姐左顾右盼,没见到人影。一方面她以为的意外状况没有出现,但另一方面,她找的人还是没有找到。一时间,她也失了方向呆站着在树荫下。 

啊~原来是你吗?突然裴琳头顶一个声音说话了。她抬头一望,一个男人手拿着一条长条物站在一个比人高一点的大树丫上,虽然他躲在黑影里,但是裴琳很快反应过来——她要找的人出现。

 

一男一女打了个照面后,裴琳告诉雷志可以下地了。于是他就开始踉跄地往下爬。

你没事吧?雷志。后来赶到的卡莎看见从大树上爬下来的这个人,高兴地问。

……诶,雷志拍了拍身上的脏东西,刚才有两只野狗想来咬我,我用树枝刺它们,这些狗肯定有狂犬病,我差点就被他们咬到了……”他一边说还在一边上上下下地查看自己身上有没有问题。两人也帮着上下打量着他。

和前几天相比,雷志明显憔悴了很多。衣服还是那件衣服,但是变得很破很脏了。估计是一直在户外走动,海边热辣的阳光晒得他又黑了一点,皮肤粗糙,脸色黑中带灰,嘴唇干裂,眼睛也张不大。

看见他这么差的状态,裴琳也不想问什么了,赶紧把他带上了大簸箕,钻进驾驶室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三文治给他吃用。而雷志拿着装着食物的精美的竹盒子,看着良久才终于打开,一边吃一边不住地流泪,万千滋味在心头。


   五六份原来可以让至少三位女士享用的三文治,不消几分钟就让这个邋遢的小兵消耗完毕了。当他终于感到满足之后,开始打量这个刚才匆忙钻进的山洞里的情况。 

——虽然塞了三个人在里面了,但是相对于一般的驾驶舱,这里还是非常宽松的——除了头顶没高多少之外。

而且,这个空壳应该是个作坊出品,不像生产线上的,外壳的造型已经有为适应特定某些器件的凹凸,是个 坯件。屏幕和各种通风,电子等的器件都是个方盒一个方盒那样外露着用螺栓拧紧在墙上,没有一点掩盖和修饰。

环顾完四周,雷志问:这台就是之前那堆零件组合起来的东西吗?

是的,就是那堆杂物。”

“带两门能量炮,”卡莎继续说:“一个刀形的巨大铁疙瘩——啊,这把是真的有个柄的,我们试过用外接电源,确实可以让手臂把刀抓起来挥舞。但是在外面自带的动力又驱动不起来。卡莎在键盘上输入了一些指令,一个列表在屏幕上显示了出来:你看这里,他用手指着屏幕的根目录说:这台簸箕的主驱动系统是贾士纳公司的VO通用系统,根本就不是正规品。硬是要解释的话,我估计这台簸箕本身应该是一台测试各种零件,但又想省钱,而平凑出来的机械。要不然没办法解释为什么它有那么多多余的结构。

雷志听完卡莎.歌莉的话后,若有所思地走到驾驶席的旁边。他想:按察准的说法,这个簸箕一样的东西是和自己开过的狙击手有关系的东西。这个东西应该可以做个载具,但是刻意用一套大号手脚就是为了做运输似乎有点大材小用了,运输车本身也不稀奇,很多都可以整台地运载狙击手。还是他们在试什么别的呢?

外面的景色似乎一直没有变,闪闪发光但是偏黄色的海水,黄色的沙地,很晒但灰灰的天。这些三面显示屏很清楚地显示了出来,也不见什么活物,会动的只有海水和草。

卡莎这时准备打开雷达——前视雷达相对整个簸箕来说很小,按卡莎的话来说只是姑且测试一下而已,因为布置的位置不是很好,在车中间藏着,要掀开才能使用。

好!到达工作温度了……”卡莎自言自语地说。然后一边把车头指向某个有起伏的山地。

座位下面的雷达图像显示屏展开了,一般来说现在应该可以看见接收的原反射图和电脑分析过的模拟图的了。但结果什么图像都没有,但又不是没有讯号。

啊?这里没有人干扰你的哦?难道什么线路的接头松了?卡莎见屏幕没东西看,随手拍了下。雷志见状也起来关心一下。正当两人又趴下又掀盖子地寻找问题时,不远处有个不大不小的浪花声响了起来,而且连带驾驶室的底板也似乎有些摇晃。

怎么了?雷志问,但其他两人还是四目交投,一头雾水的状态。

那声大浪拍岸似的声音后,紧接着是一阵沉闷的喷射引擎声浪,声源在他们下方。接着很快,一个巨大的黑影在簸箕战车旁的水边腾空而起。正正落在他们前面的岸边。

 

他们眼前出现的是一台很大的机兵,有四条腿,下身前后左右都是辐射对称的。单纯这个下身就比簸箕车高。上身躯干的部分很细,但是连着两条手臂和肩膀两挺很粗的,炮一样的东西。整个东西的样子大概就像一只蜘蛛身上再安一个人的上半身的样子。

那个蜘蛛人的动作相对一般的机兵慢很多。不过簸箕还是让他的一只脚踩住了车头铲子的地方。然后蜘蛛人用手臂上的一门炮指着对方,并作出开火的姿态,引起了驾驶室里三人的一阵骚动。

但过了几秒钟后,他们发现敌人并没有立刻射击。那是怎么回事呢?他们开始疑惑。

裴琳说:他是不是要我们投降出去啊?

但万一我们一出去他就杀死我们呢?卡莎说。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敌人向着簸箕的一边开了一炮。

啊!他开炮了!炮声在驾驶舱门仍然打开着的缝隙里穿了进来,炮声很大,裴琳被吓大叫。

雷志说:他不耐烦了。这样吧,你们先躲在一边,装着驾驶舱里没有其他人。一边说,他左右张望,发现角落里还有一个铁皮的工具箱。他蹲下打开,把里面的东西都倒了出来,想了想,又把刚才裴琳藤编的午餐盒子放进里面,再把一个原来在工具箱里的一个电表模样的带电工具摆在里面,把盖子盖回去。

你找机会开炮。雷志准备爬梯子上去,回头问卡莎.歌莉说。

啊?你上去干什么?他开火你就死了!?卡莎扭转头慌忙说。

我去拖延下时间,我会见机行事的。雷志很淡定地回答道。

诶,哦。那你不要离开舱门附近的范围啊!卡莎还是回答了他。

好的。雷志的字还没有说完,就赶紧往上爬。裴琳一下子想不出说什么好,却还在后面舱门旁边站着,雷志连忙挥舞手臂让她赶快躲到前面,然后自己拿着箱子爬了出去。

 

舱门是向一侧打开的,向前没有遮掩。未免敌人胡乱开枪,雷志把工具箱先放在前面。等了等,似乎没有什么动静。

……出去看看。其实雷志心里也没底,他挽了挽袖子,装着蹒跚地慢慢爬到外边。

在外面看,那台四只脚的怪兽一样的机兵就显得更加巨大了。雷志站直了,敌人端起手臂的炮指着雷志,然后用扩音器说了一串话。但是他说的是月球话,雷志听不懂。不过他本身就打算来装傻的。看来语言应该不通就好办了。于是他拿起那个装着杂物的工具箱,大声向对方喂喂的喊,然后还用手指指着箱子,装着似乎有什么给对方似的样子。

见雷志这样做,对方的机兵居然做了几次摇头的动作,似乎什么事不同意的意思。雷志想:管你什么意思,至少你现在是没意思开炮就行,让我试试能不能把你引过来……”

雷志放下指着箱子的手指,好像很不明白似的。他干脆盘腿坐在驾驶舱的外面,用手拍了拍舱门附近,然后做了个摊手的动作。

可能那个驾驶员以为他正在修理坏车,正好刚才雷志挽起了袖子好像在修什么的样子,居然还真的把机兵向前靠近过来,把四条腿中间的胯部直接跨在簸箕车头的上面。然后还打开了胸前的舱门,拿着枪探头出来看。

雷志心想:这家伙真的是笨到家了,如果我现在有把枪……” 就在他这样想的同时,他的同伴也这样想了。雷志站着的地面突然向后倾,那个工具箱立刻往后滚掉回到驾驶室里。这个雷志站着的面其实两边各藏着一副巨大的变距式强子炮。闭合着的时候已经开始充电了,当驾驶舱模块后倾的同时,炮口也随之显露了出来。

驾驶室里,卡莎大声往外面喊:雷志!快回来!

雷志看见前面不时闪动的蓝光,已经会意了,原来蹬着驾驶舱左边和后边边缘的双脚一并,右手顺便一带,人就下跌回到了舱里面,并且因为他手一带,门很用力地关上了。

大炮随即发射,两股蓝色的闪光向斜上方迸发。正好击中四脚敌人对角的两条大腿,并且引起殉爆。

震波也波及探头出来的那个驾驶员,他失去重心从很高的位置掉下地,估计立刻就没命了。

"咦?死了?"但正当三人觉得告一段落的时候,敌机的驾驶舱却自己关起来,并且重新调整平衡并似乎准备攻击。

啊!它要射击!?裴琳惊讶地说。然后,巨大的弹丸砰砰地砸在了簸箕的顶部,在驾驶舱里响起巨大回音。

卡莎.歌莉慌忙中全力踩下油门和前推加速杆。车头的反推喷射器立即全速被点燃,挣脱了敌机踩住车头的脚,急速向后退。

卡莎!快停下!雷志突然间喊。几乎在卡莎拉动刹车的同时,两束光束在他们头顶掠过。

卡莎反拉推进器拉杆,然后换成车尾的喷射器被启动。因为刚才刹车时车身漂移了,所以现在的簸箕是侧面向着敌人前进。这样火炮是无法指向敌人的。

敌人这时肩上的固定光束炮打不到身下,于是用手臂上的实弹炮射击,试图把簸箕赶远离自己好用光束炮射击。簸箕一面逃逸,一面不时中弹,于是不断后退躲避炮弹。

这样不行,离敌人太远的话反而更容易被射击。雷志拉着驾驶舱顶的把手位站在驾驶席旁边,头低下来跟卡莎.歌莉说。

啊?!那怎么弄啊……”卡莎.歌莉已经手忙脚乱了,突然出现的战斗令他双手发抖。雷志见了,一手已经抓住他一边肩膀的安全带,连忙说:换我来吧,对付这些我还有点把握。

卡莎听他这么说后,一下子也不想那么多,的应了一声后,打开了自己的安全带扣,然后一只脚跨出驾驶席。雷志在他跨出的那一下子也一脚跨进驾驶席,两人在紧密的时间里掉了个位。

雷志马上握住卡莎仍然帮忙抓着的左边的方向杆。然后两人合力迅速地绑上了安全带。

悬空时间有多少?雷志问。

阿?卡莎没有反应过来他问什么。在此同时,车子继续受到攻击。雷志围绕着敌人旋转,被逼向着悬崖前进,而往远处跑的话,敌人会用光束炮射击他们,不能这么做,怎么办?

就在这刹那间,雷志做出了选择:他发动了底部的喷射器,但是推力不足以把车身推离地面。这时卡莎伸手拉动一个拉杆:“这个要离地要开这么!突然他们下面响起类似风扇启动加上耳鸣似的声音。但还没感觉到什么效果,车子已经快冲到海边悬崖了!

啊!裴琳大惊失色地叫了出来,"簸箕随即飞出了悬崖。不过意外的,它并没有下堕进海里的意思。

敌人估计也很惊讶这个大铁块居然会飞,不过虽然这架蜘蛛人下身不太能动了,但是手和肩部的炮可以直接纵向转向背后继续射击。

簸箕见状开始转弯回避攻击,这时两者距离已经够远了,实弹加光束不断地招呼过来。

转!卡莎大声喊着,雷志大力打开一边的差动喷射器,但是机器太大,反应速度慢,只能勉强避开两束光线,实体炮弹被打中了很多次。三人在颤抖的驾驶舱里咬紧牙关,撑着不让巨大的重力加速度击倒。

但是敌人还是很容易地就能向他们射击,勉强的急转回避对逃命无补于事。而且这时卡莎还告诉雷志,喷射器即将过热了,不能一直这样拐下去。

雷志说:“既然逃不掉。那就拼吧!一边说,他边猛的把方向打到几乎指回到蜘蛛人的正面,但又差一点,然后加速冲向敌人。

蜘蛛人明显慌了,拼命指向目标猛的射击。乒乒乓乓的撞击声吓得卡莎和裴琳大叫,但他们没有阻止雷志,因为他们也觉得这样做没有做错。

簸箕快速前冲,就要冲到敌人面前了。突然!她尾巴好像失去承托力一样,后面首先下堕,在即将到达蜘蛛人站着的悬崖前面掉落进了水里,掀起一阵大浪。大浪继续前冲,拍打悬崖,扬起极大的浪花。

蜘蛛人的驾驶人估计“簸箕”会在水里竖起头部射击自己,于是他下意识地跟随海浪的主体射击,即便电脑的自动锁定功能已经解除锁定,他也一下子没有在意。光束炮射击不了脚下,所以双手的机关炮持续射击,打算穿过石头射击敌人。谁知脚下的石头被打松动了,一只脚滑落下来。“呯砰”一声那架巨大的机器就直接滑进了水里。然后,他驾驶舱里的警告声才突然响起——那个“簸箕”原来已经漂浮起来,在他正面的水面展开光束炮——她并没有被击倒。

一阵强光后,“蜘蛛人”的双肩炮和一条手臂被炸成碎片。

  “雷志!再补一炮!”裴琳大声对驾驶员喊,雷志也打算照办。但是突然,他留意到已经瘫坐在水边的敌机,腰部掀起一阵气浪,独独挤掉下了一圈外甲。

  “不好!他要自爆!”雷志留意到里面露出来的敌机的中子炉外壳,它的周围正在猛的冒出热气,并且周围连接的管路开始迅速发红。他连忙双手猛推控制杆,使簸箕打开前制动喷射器急促后退。

——一边后退的同时,只见不止管路,连周围的地方也呈现微微发红光的状态,在傍晚的天色下越来越明显。最后一个橘色的光球霎时间亮起遮蔽掉了所有的东西,然后驾驶室里的三人感到耳朵里“扑”的响了一声后,剩下的声音就只剩下耳鸣了。大概不足四分一秒后,一个巨大的力把簸箕推得翻了几个跟斗,电子仪器也全部收不到正常的讯号,雷达图像上充满了雪花。

 

……终于尘埃落定,岸边的原来敌机所在的位置变成了一个圆形大坑,四条腿剩下在底部,上面还有些火苗。附近那棵大树,和坟墓土上面的东西和其他周围在地面以上的突出物,全部被扫平。

三人虽然对面前的画面感到唏嘘不已,但是仍然庆幸自己能够活下并互相道贺。“簸箕”虽然被爆风吹开了,但是幸亏没有掉到海里,反而因此被吹到了很高的位置。空中的风景很美,雷志听取卡莎的建议关掉用燃料的推进器,单靠反重力系统打算缓缓降落回地面上。

这时裴琳说:“虽然我也不喜欢那个碉堡,但终于干掉这个蜘蛛了,在这个角度远远地看其实也很好看。假如现在不是在打仗,这里做一个游乐场应该会很棒。”

“是吗?”卡莎不假思索地搭话:“嗯?碉堡在哪里?”他立刻在屏幕上找,但是一下子找不到裴琳说的东西。

“诶,这里嘛~”裴琳连忙回答道,并且直接用手指指了她说的地方。但是这时,她再定了定神看清楚:“咦?为什么那个碉堡有点好像烟还是什么的东西飘散起来的呢?”

三人一起留意看,确实有些好像狼烟一样的东西升起,但是这个海边基地事实上并没有这么古老的通讯机制。

这时,在他们都在留心屏幕这个图像时,一个公共频道的通讯连了近来:“前面的机动兵器的驾驶人注意!请终止返航!基地已经被包围!赶紧终止返航!收到请回答!”

在收到通信的同时,雷志也留意到一个浅色的点快速地向自己这边过来。渐渐这个点清晰起来,一个青色的人形逐渐清晰起来:“咦?这不是察准的那台机兵吗?”

通讯再次重复了一次,他再琢磨了一下刚才通讯的声音好像听起来真耳熟。雷志试着启动通讯,试探着问:“察准!察准.葛列,是你吗?”

那一边的通信停了一会儿,然后又连上:“雷志!是你吗?”

......

 

 

 

 

 

未完待续

 

 

 

 附录设定:


全能结集  GG0013B - 土星人 - MENU
 
全能结集  GG0013B - 土星人 - MENU
 
全能结集  GG0013B - 土星人 - MENU
 
全能结集  GG0013B - 土星人 - MENU
 
全能结集  GG0013B - 土星人 - MENU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