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ENU

ver.2015

 
 
 

日志

 
 

全能结集 GG0013A (蜷缩的身体)  

2017-09-16 11:54:59|  分类: (带文机械设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号以来多国发生恐怖。其中火星主导对色利亚的武装分子发动攻击,瑟兰方面声称此举实为屠杀平民。国家联盟已就此事展开斡旋……

         

                                                 加特内尔大正报 4437年8月18文




 全能结集 GG0013A (蜷缩的身体) - 土星人 - MENU

 

 

822 凌晨

 

在“冷河”的基地,以南方人为主要构成的四军主力部队的机兵驾驶员正在休息。因为离前线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所以留着戒备和瞭望的人不是很多。

经过之前一段时间的战斗,人人都非常疲惫,急需休息的时间。所以即便在基地里面,也只听见海边哗哗的海浪拍打悬崖的声音。

 

……

“通知蛇,老鼠已经入窝……”这时,电波之间传来这么一个孤独的通话。

“蛇看到,等候狼出洞……”一把少见于战地的女人的声音说。

“狼准备出窝……”

“明白……”女人的声音说。

 

——在这个基地的外面海里,原来月球军派出了一艘潜艇在海平面的那边蛰伏着。这台潜艇不知使用了什么方法,躲过海底里埋藏的侦测器,进入了浅海范围。

在潜艇的外面,贴近外壳的地方,外挂着三个很长的,大致是拉长的橄榄型的,面包夹子一样的东西。就单纯的体积来说,即便三个之中单独的一个机器,体积都太大。装不进船舱的里面,估计就是因为这样,需要外挂在外面。

潜艇接近,即将在一处浅海乱石滩附近时停止了前进。连接三个机器的链接具被很小心地逐个慢慢打开。外挂的尖头机器打开侧面的喷水口稍微离开一点中间的潜艇,以免意外的碰撞。

调整好姿态后,三台机体在侧面伸出,或者应该说展开了一层类似薄膜的反光层,可以好像乌贼的裙边一样扭动着逐渐加速前进。并且,三机逐渐形成了倒三角的防守阵势。

很快地,他们前进到一个几乎快露出水面的深度时,其中一台把尾部中间一截扳起,向水面伸出一个带长柄的监视器进行观察,它向岸上的基地周围探视,一边观察一边旋转。一分钟后,他向外面通讯说:“鱼饵桶拿出来了……”

“鱼杆也准备好。”那个女声这么说。

“明白……”这一条通讯做完,排后面长橄榄型机器,从下面伸出两条腿支撑在地面上。然后上面的部位也展开成两条腿——也就是说整个橄榄型的前面一半的部分就是四条腿。

机体顺势向前扑,尾巴往上端起。原来尾巴下面的地方展开,变成了两只带盾牌状结构的手,最后面两侧的外壳部位向前弯曲展开,最后面两条管状的物体“S”型折叠起来,完成变形。原来,这是一种有四只脚两只手,背后有两挺类似火炮一样武器的巨大机兵。

另外两台机兵都先后完成了变形,这时当脚着地站起来时,上身已经露出水面。

冷河堡垒岸边的瞭望塔终于发现了海面三个异样的凸起,但情况还没及时反应到上面。堡垒里的武器还没有任何反应前,几束强光已经向他们照射过来,把瞭望塔蒸发了。

“警报!敌机!”基地里的人乱作一团,光束炮巨大的能量把建筑两个最高的尖塔整栋吹飞,连同里面的人员。摆在地面的机兵仍然没有几台来得及发动。光束扫射后是一波集束炸弹袭来,随着一声巨响,建筑里大多的机兵都化为废渣。

见敌人如此没有招架之力,摧毁了这个海边堡垒的三台敌机似乎有些松懈了,大摇大摆慢吞吞地从海里爬了上岸。但战斗其实还没结束,位于靠内陆一些的位置,还有座位于洼地,更加大的才是基地的主体,部队里的的高官都停留在这里。所以这里的主力部队较多。受袭的消息同时也来到了这里,三个小队的机动兵已经出发火速驰援战场,各种防空系统和各色火炮也陆续就位。

而这同时,月球军也有精明的人在。在高空,那只一直注视着地面的眼睛留意着内陆的情况——一台带很长滑翔翼的机兵盘旋于半空,全身手脚轻薄,头中间有一只绿色的独眼。还有背后架着一挺长长的,对折着收纳的一支火炮。

驾驶室里,驾驶员从容地看着四脚怪们开始和地上军接战,一副一切尽在掌握的模样。她打开着头盔的面罩,原来确实是一名女性。用手扶着饮水管放入自己的嘴里,慢条斯理地饮水。她在驾驶席上已经坐了很长时间了,不时要扭脖子挪屁股缓解疲劳。

“看来差不多了……”驾驶员自言自语地说,一边看着机兵已经出来大半的主基地机库。而她的瞄准十字标,却一直停留在上面一桩分明不是机库的建筑物上。一点都没有对付一般士兵的意思。

“狼,看来想努力拖住老鼠了。这边蛇准备好出击了……”驾驶员这时打开通讯器说。

“明白,这边暂时还很轻松。”通讯器那边回答说。

“蛇明白。”这边通讯说完,就立刻转换成另一个加密的频道:“狙击手呼叫行动队,确定好大将的位置。第一步不成你们立刻准备实行备案吧。”

“明白!”通讯器传来另外类似的两把女声的回答。但未等最后的“的”字说完,驾驶员已经繁忙地操作起来。

——背后的长枪翻转落到右手上,被简练地握起。各种瞄准镜迅速展开并开始运作,把目标图像放大,逐渐放大到能够看见人面孔的程度。

与此同时,火炮的电容器也填充超过一半的容量了,瞄准镜稳定在一直对准着的一座大楼的一楼附近……

“发射!”驾驶员扣下扳机。长枪发出巨响射出圆柱形的弹丸,很快,击中了大楼,并扬起了一片烟雾。

“诶!?目标健在!”驾驶员惊诧地说,然后同时,因为地上军队发现了她的存在,被索敌的火控雷达照射的警告声响也响了起来。她二话不说,收起折叠翼外面的可伸缩段,同时操纵机兵急促向地面下降回避。

几台导弹发射器,从装扮成楼房的掩体里缓缓地升起来。然后打开保护外盖,向天上的敌人开火,顿时间,有三四枚导弹同时扑向那台手脚轻薄的机兵。机兵这时正在把长枪收回到背后,然后再次把翅膀的末端展开,从俯冲状态改出逐渐换成盘旋的状态。

长枪靠在机身的右边,似乎是为了平衡配重,左手和左脚各有一个外挂的箱体。只见她举起左手,瞄准后面的导弹“碰碰”的发射了两发又短又粗的弹药,弹药射出一段距离后,开花状炸开作几份——这是红外诱饵弹。

四发导弹中的三发撞上了红热的诱饵弹后随即爆炸了。但还有一发急速机动仍然咬住目标。

飞行中的机兵仍然在大幅度转弯,但驾驶已经十分淡定地弯曲左脚,在箱里拿出什么。导弹即将击中目标了!突然目标收起一边折叠翼,顿时一阵翻滚。转了一圈后似乎突然减速冲向导弹。砰!!!导弹爆炸了,巨大的火球爆发,碎片四散。

正当控制导弹的地上军战士在地下室里欢呼击中敌人时候,一个似乎是一部分残骸的东西悄悄在半空重新展开了翅膀。她悄悄的降落在地面一处洼地里。驾驶员这时接到加密通讯:“哈哈,太狼狈了。换作是我一定会把导弹全部射下来。”还是刚才的一个女性声音说着。

“反正脱身了,那些诱饵物下次可未必有机会试哦~”驾驶员闲聊着的口吻说着。

“喂~你可别说得这么轻松,一个膨胀诱饵可是很贵的哦。”通讯器的那边说。

“就怕用钱也解决不了呢~别说这些了。他现在怎么样?”

“好像躲在了有装甲板防护的地下室,所以用狙击枪也打不进。可惜那些土著脑子都长歪了似的。居然又自己跑出来了。还准备了三四台护航的APS*,应该是准备转移了。”

 

* APS-武装动力机动服系统,机动步兵类器械广义上的统称。

 

“嗯……看来我们估计没错,这里的地下和其它地方的不联通也。”驾驶员喝了口水。

“……啊!他们动了。”

……

 

 

就在那一晚,月球军一种新的大型机械人型武器集群袭击了冷河基地,四军的皇牌小队在位于现在已经是战区的科斯丘陵地区前线基地被袭击,敌人三台作为主力的四足大型机兵在战斗后仍然可以全身而退,没有受什么致命的伤害。

而反观地上军伤亡惨重,科斯的三座堡垒彻底被毁,四军一,二,三小队和六军两个小队全军覆没。

而地上军最大的损失,是在战斗期间受到伏击,“铁军”军长耶利哥大校身亡。或许,这一次袭击的主要目的就是这个。这是地上军正式向月球军宣战后,最惨重的一次单次损失。

 

 

 

 

822 早上 

 

经过上一次战斗,雷志跟随裴琳.耶利哥部分的部队撤离,经水路到了“雅基”军港。但是因为港内军代表声称,始终查找不到雷志的军籍,所以他并不能在军营里停留。

恰巧的是,雷志在军营的外面的平民营地那里,找到了自己的母亲,但是持续的迁移击倒了她。只因为简单的伤寒,她在风尘仆仆的儿子身旁咽了气。而他的父亲作为一名旧皇家的御用铁匠,被拘禁在海边的军营里干活。每天早上或者傍晚,是他们放吃饭的时间。这附近除了依靠军队,基本没有其他容易获得食物的途径。而他们如果有家人,就只能靠着这个时间隔着铁丝网把食物传出去。

 

        ......

“莫要抢!莫要抢!” 一个兵隔着铁丝网敲打着伸进来的手,但是伸出去的手和伸进来的手都仍然没有被制止住。意思意思地赶了几下后,那个兵也似乎放弃了,慢慢后退到一边。于是外面灰头土脸的家人和里面油头黑脸的工人隔着铁丝网传递食物,哭诉,抱在一起好一阵子后才平静了一点。

“喂!干撒!?” 突然,一个偷食物的人打破了这里的宁静,被抢的几个人追打这另一个人,然后又是几个帮忙的加入挡住了追人的人,一时间两堆人撕打起来。混乱中,拿食物的拔出利器,放倒了最逼近他的两个人,其他的同伴一下子被吓住了,片刻后才突然趴在死人身上哇哇痛哭起来。

这时雷志躲在一个最近的窝棚后面张望,他这时不敢出来。一来他不想掺和麻烦的事,二来,他也没有看见他的老爹。

又过了些时间,几个拿着长棍子的士兵模样从厂房里面走出来,大喊着 “到点了,到点了”,一边又扯又推地把伏在铁丝网的上的工人赶回了铁皮厂房的里面。一个满脸泪痕的老头没有肯走,一个兵一脚往他的肋骨上狠狠地踹了一脚。

老头 “哇啊” 的大叫起来,然后倒在地上痛苦地挣扎着。

那个兵又踩了几脚,突然老头眼睛圆瞪,身子直挺,似乎被什么很用力抵住似的。然后不一会,就软下来,不动了。士兵凑近看了看他的脸,用手摸了摸脖子,好像吓了一跳。然后加紧步伐逃回了厂房里面。

“诶,死了?……”雷志喃喃自语。但他眼看的是食物没有着落了,只好离开而已。

在军营和平民窝棚的旁边是海边石滩。但是因为水里有水雷,人只能在岸上或者很浅的水里摸点牡蛎或者白蟹之类的贝类。当然因为被很多人扫荡过,所以这附近可以吃的东西几乎是没有了。今天的风没特别大,而且阴天视线很好。如果在以前,这里绝对是一副美景。

雷志意兴阑珊,但还是小心地在嶙峋的麻点石上挪动脚步。海滩上还有几个小孩追逐。他望着小孩的身影,也莫名的心生羡慕。慢慢的踱步,在那阵紧张感过后,才发现自己已经很饿了。

走到了接近水边的一个水坑。水坑里几乎什么都没有,连绿色的海藻都似乎被扒过。他的视线转到其它的水坑——

“咦?怎么有个陷阱?” 雷志看见另一格水坑的入水口那里,漂浮着几片木头,和一小片网一样的东西纠缠成团。似乎已经被触发过。

反正无事可做的他,打起精神地,蹲下身子拨弄着那一团东西。

那个网原来是草绳织的,一拉东西就散开,中间“噗”的掉下来一个重物,掉回到水里。

“诶!是个青黑色的贻贝。” 他伸手到水里把这个贻贝捡了出来——有手心合起来刚好包住那么大,两片壳仍然紧紧合起来,可能还是活的。

想到这东西可以吃,雷志突然心里一振。在旁边随手抓起一块硬石,在水里甩了几下,然后往贻贝上一砸。果然,还是活的,肉色很新鲜。雷志没多想,把肉咬下来吃掉。虽然是一颗极小的贝肉,以前连拣都没人拣的东西,居然觉得味道很鲜甜。

雷志还想找找有没有,这时,远处有个小孩指着他大喊说:“哥!那个人拣了我们的贝壳……”

雷志知道是附近的小孩,没有太在意。然后,突然身上一痛,抬头一看。至少十个有大有小的小孩拿着石块准备往自己身上扔,而一个已经背朝自己往海那边跑的估计就是刚才“一痛”的始作俑者。

雷志很不高兴,慢慢站了起来,好让小孩觉得很有威势。他和一堆小孩僵持,突然!他朝最正面的一个小孩跨过去两步。小孩慌了,随手扔了石头就想跑。被雷志一把伸过来的手抓住。

“啊!啊!救命啊!救命啊!”被抓住的小孩慌了大叫。周围他的伙伴一下子也不知所措起来。

这时,一个沙哑但也还很稚嫩的声音喊道:“不要慌!砸他后面!”声音在雷志右边传来,是一个皮肤黝黑,年纪比较大一点的小孩的声音。

他想:这估计就是小头头了。于是一个反手,把抓着的小男孩背朝自己地垫在自己背后,然后又向着那个小碳头冲过去。

黝黑的小碳头知道这个大人要抓自己了,一边喊同伴们逃跑一边后退。雷志一把没有抓住,情急之下看见一块石头,于是猛一脚踢上去。平时他从来不踢球,但关键时刻却意外的踢得很准——石头正正打中那个小碳头的头顶。

小孩一下子失了重心,侧身趴倒在石滩上,啪的一声落地声停了一会儿后,才猛的哇哇大哭起来。雷志走到他跟前看了看——头顶的头皮被推起来了一块,有流血但不算很严重。

他暗暗松了口气,然后手腕一转,把抓在手上的另一个小孩放在了小碳头跟前:“谁叫你们扔我的啊?!快叫他老子老母来!”小孩一看见血就慌了,拼命挣扎。雷志放了他,他跑开一段距离,又转回头望了那个小碳头,最后,就不回头地跑上岸不见了。

而这时环视周围,之前的好几个小孩早已经跑得不见了。雷志撇了一眼这个小子,虽然也有点可怜他,但是他还很不高兴,加上其实他也什么都没有。于是,就当作给点教训这个小孩,他转头也离开,回到自己的窝棚里,想了想,找了件老妈干净的旧衣服,还有剩下的一点伤药,打算回去给小孩包扎。他想,万一那个小孩没人领回去,自己也算收拾了这个烂摊子。

 

 

他慢慢往回走,打算再次找到那个受伤的小孩。

前面就是通往海滩的小路,拐进去是个上斜坡。路不是直的,一直带一点弧度,所以之前偶尔可以听见前面有些人声,但是看不见人。

这时雷志也冷静下来了,他也担心弄伤了别人的孩子被别人发晦气。但现在这世道,无父无母的小孩也是多了去了,不管那小孩可能就死了。找更多吃的他是没办法了,但至少保护一个小孩不至于死于头顶破皮应该还是可以的。

拿定主意后,他压低脚步声,故作平静地慢慢向前摸。

奇怪的是,今天附近几乎没有人声,雷志也有些奇怪。很快的,听见前面有个女性的声音,而且似乎快速靠近。雷志慌了,“嗖”的一下躲进一处参差的墙边。

听清楚了——一个脚步声快速靠近,在一个很近的地方停了下来。然后,一个更沉重,更慢的脚步声尾随出现。

“快!没有人……”因为距离足够近,雷志终于听见那个女的刻意压低声音说的话。

“我先去张罗一下……”女的又向谁说了一句之后,雷志听到了一个木门掀开的声音,然后脚步声转近了一个室内。另一个沉重的脚步声也循迹而去。

雷志见机探头出去看——一个男人横抱一个小孩在路的另一边出现。那个男人很瘦,看起来抱得很吃力,但这让他看见那个男人抱着的就是那个小碳头。

“那个小孩还在吚吚呜呜的叫咧……”雷志自言自语,他看着小孩被家人所救而有些欣慰。

男人辛苦地走入了一个掀开的木门,随即有人很快地关上。雷志有点好奇,但为了不惊动里面的人,他确定他们一段时间内不会出来后,才慢慢靠近门口,找到一处门缝。

 

从门缝往里面看,看不见什么,人声离门口很远,得找个别的窗口什么的才能偷看。他巡着声音找,窗口没有找到,倒是在泥糊的墙上找到一条很大的缝隙,也许应该叫穿孔比较贴切。

“厨房吗?这是……”墙里面是一片湿的地面,似乎有些盆盆罐罐在另一边靠墙处,还有些应该是灶炉的火光在旁边恍惚。

“哎~小子,你不要怪我们啊~我们也是为了活命……”里面一个男人的声音说话了,估计就是刚才进门的那个。雷志觉得奇怪:“老子看来也很艰难,但是小子又怎么了?”

这时,一阵刀斩肉的声音传来,雷志心想:这对父母这么本事,那里弄来的肉啊?

肉似乎很大一块,刀砍声砍了好几下才听见碰到砧板的声音,而后又是那么几个这样的来回。之后里面一直没有人说话的声音,只有刀砍东西的声音。突然男人舒了口气,然后,听见一个软的东西滑落到了地面的声音。

“啊!”雷志吓了一跳,不自觉地叫了一声——他看到的是一只手掌,满是血,单单没有连着身体的一只人的手掌。

“谁!?”屋里头一个女人的声音大声向外面吆喝。无论如何,雷志虽然还没来得及思考,但也知道自己发现了这屋人一个不得了的秘密了!

没等脑袋指令,脚已经跑起来。但原以为向着之前那个门口的反方向跑就能溜掉,结果在他面前一块烂木板“啪”的一声飞弹开,没等落地,一个女人飚了出来——干瘦的脸上和衣服,都有血渍,微湿的头发蓬乱地耷拉在额头。

“啊啊啊啊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女人怪叫着向雷志冲过来,然后手抓住一个反光的硬物向他头上劈。雷志下意识地往后跳,不过第二下已经捅过来了。雷志努力地终于看清——那是把尖刀。

雷志脚步不够快,只好身往后缩,双手连忙一把去抓那个女的手腕——幸亏握住了。

两人正用力僵持的这时,那个男人也从原来的门口出来了。他大叫说:“阿妮!坚持住!”说完,抓起一个榔头之类的东西也往雷志这边扑。

雷志见腹背受敌,念头一转。就在男人抡起家伙往他身上砸的一刹那,他松开左手,右手手腕一转,身体向右边一让。女人一下子失去重心向他的左边扑倒。然后雷志右手猛的一抽,借力跳开勉强避过榔头的一击。

女人扑倒在男人怀里,榔头擦过雷志背后重重的砸在地上。

雷志顺势跑开十几步,刚回头想看看追他的人有没有追上来时,却发现那两个人倒在了地上不动了。然后之间那个女人踉跄了几下,满身发抖抓住自己的脸。然后突然站起来大叫着向雷志的反方向狂奔然后不见了。

“怎么了?!”雷志他心里想。

环顾四周确定没事后,他又缓缓走回到那个男人的前面。没走到跟前就看到身下流出来的很多水,在地面上肮脏的泥混合了起来,但是大致还是分辨得出颜色——是红的。那把原本抓在女人手里的刀,扎在了他的左胸——他死了。

雷志摸着自己冰冷的额头,一手靠在墙上。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一下后,连忙冲进那间屋里面。确实是个厨房,那个小碳头确实就在那里。不过头手脚都放在了不同的位置……灶炉下面还有火,里面烧着些类似骨头的东西。

他现在才突然觉得,这两夫妻不在后,这附近原来格外的静。他又快步走出这个屋子,随便找到另一家的门口,用力一推——门没有上锁或者用什么顶着。里面也是一个一眼看得完的小窝棚,门口附近有些杂物散落在地上,还有一条黑色的水渍一样的东西从里面延续到门口……

他连续打开了三家的门口,都没有人。他蹲下双手抱着头:“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吗?!”他心里好怕啊!然后,他终于慌了神,觉得不能在这里逗留了,急忙地往居住地外走,越跑越快,最后消失在荒凉的沙地外。

 

 

 

 

 同一时间 海边的军营里:

 

在荒地北面的尽头,是雅基的船用军港,同时在地下有一个巨大的武器库。

第四军的人员在军港里悠闲地修整。军长女儿裴琳.耶利哥,在用过早点后,稍微在士官专用的泳池了游了个泳。回房间想洗个热水澡。她却发现这个房间的淋浴的花洒太简陋,只有一个没有花洒头的出水口。但是也没有别的更好的设备,勤务兵被她使唤了到处奔跑,但也没什么办法,弄得她一早就很不高兴。

这样搞了一通后,已经是早上10点后了。闲着没事,又不想被几个军官太太在餐厅消磨,其它的选择实在不多。于是她又习惯性的到地下的军械库里瞧瞧。四军被安排在硕大的军械库的一角整备。军长副手奥特,正在军械库一旁和几个新兵模样的人作着什么训示。裴琳远远地撇了一眼,然后朝这他的方向走去,不过眼却看着另一个东西——一个有着大致方正背影的巨大机器。

奥特见到她走过来,起身迎接说:“大小姐,您怎么又下来这些吵闹的地方啊?”

“嗯……我来看这个东西进行得怎么样。”她被人“责难”后有点不高兴,嘟着嘴说道。

被奥特训示的两个人也转过头来看——是两个仍然一副小毛孩面孔的小伙子,满脸灰灰的,一看就是刚被拉来充军。对这个突然出现在眼前,穿着红黑色连衣裙,满身香气,甚至还化了点妆的少女,毫不掩饰自己雄性的兴奋。

眼角瞅见这两个张大嘴望着自己的处男,裴琳也不想太多的表现出不悦,毕竟自己是头头的女儿。但是只能说这两个小孩身上的味道真的不好闻,熏得大小姐忍不住,还是稍微用手指挡了一下鼻子。

奥特知道她想什么,随便叫他们去拿什么东西把两个人打发走了,然后对裴琳说:“这里人多眼杂,让小姐不要下来是怕小姐有个什么闪失,毕竟这里这里我们认得的就那么几个人……”

“那,新兵招到多少了?”大小姐似乎想转移话题地说。

“五个,都是没有读过书的文盲,只能干些杂活。一个可以当驾驶员的都招不到。”

“所以我当时就说,把雷志留下来总有办法。现在倒真的找不到人了,给你补充弹药兵器有什么用?”大小姐责备他说。

奥特眼看着地上摆了白眼,他似乎想了一下后,说:“他父亲就在我们这里,找他回来不难。只不过……”他话突然停了下来,然后向裴琳身边靠近一步:“……换一个名字和经历是必须的。那时候救他就已经打探过,上头似乎非常不愿意提及在北方开战时的情况。而他似乎是知道什么把柄的当事人……

裴琳听完眼光凌厉地射向着奥特:“还有这种猫腻……

“诶嗨……”奥特假装咳嗽,然后就这样捂着嘴小声说:“小姐,这个事不宜声张……”

“哼~” 大小姐尽管已经会意,但同时也显得非常不屑。

奥特很懂她的脾气,于是想了想,看着地面,好像自顾自地说:“其实他只是抛弃自己的名字,当做新兵那样被征入,之后的很多事都是我们说了算的……”

“那你当时为什么不说?”裴琳也顺势小声了起来。

“那时有中央派来的特派员,什么都没准备好很容易露马脚的。”

“现在可以那就立即办吧!先把人找回来!”裴琳学着父亲的官腔说。

“大小姐,人还在附近,他的父亲就在这里。人的位置你问他就知道了。”奥特知道她很紧张这件事,刻意放慢着步调说。

“是吗!?他在哪里?”

奥特用手指着那台堵在出口的巨大机器下面,在三四个维修工模样的人中间,有一个头发明显特别花白的男人。中等身材,肤色很黑,有点驼背,但手背过去时会刻意挺直腰杆。

裴琳不等奥特第二句,转身就朝那个人奔过去。没等她走近,几个灰头土脸的男人已经注意到这个红黑色衣服的女人,并且全部转头错愕地望着她。

“打搅你,先生们。”她眼神扫视过这圈男人,意思就是打过招呼了。相对之前那几个满身荷尔蒙味道的小屁孩,这几个“老人家”显然更见过世面,立刻跟这位小千金点头回礼,虽然身上的机油味也不好闻。

然后她转头,才对目的的这中年人说:“请问你是雷志的父亲吗?”裴琳拿出自己在交际场上的口吻略显恭敬地说。

那位白头阿叔果然回话说:“是的,莫非你就是……”

“是的。我叫裴琳.耶利哥。” 裴琳迫不及待地说。

白头阿叔听到之后绽放笑容,但又眼含泪光,两手握住裴琳的手,就想跪下。裴琳一把把他抓住:“叔叔,不能这样……

阿叔颤偎了一下,才又站起来。他说:“犬儿要不是受您搭救,早就不知命陨何处了。你是他的救命恩人啊!”

“我们也是奉命而为他而已,他也帮我们突出重围。我们相互帮忙才回得到这里的。”

“是这样吗?”阿叔显现出欣慰的表情,然后他忽然好像想起什么:“啊!姑娘,雷志他现在……”

“他现在在哪里?我们很需要他。”裴琳打断他说。

“这样吗?他已经两天没有从我这里得到食物了,今早又出事了,未知他现时怎么样。”雷志父亲说着,“但他应该还在窝棚,只是白天在附近闲游而已。”

“是这样吗?嗯,好!那我现在去找他。——奥特,帮我找台车来。”

奥特很为难的样子说:“小姐,外面现在很不安全,你不能就这样开车去啊!”

“那你找一个人去找他啊?”

“诶,这个……” 奥特自己固然不想去,而且他有这两天招募新兵的任务,确实走不开,但直接说这个大小姐一定会胡来的,维修人员都在加班,新兵没有见过雷志也没用……

“那我直接驾驶我的DM-4去找!”裴琳见状于是接着说。

DM-4正在更换滑油。小姐,晚些时候我们再找几个人和你一起去找吧。千万不要自己去啊!”奥特皱起眉头,但又漠不关心地说。

裴琳听完,不高兴地瞪了奥特一眼,但却没有说什么,她转身又和雷志的父亲寒暄起来。这个阿叔眉宇之间看出了她的担心。

“……那你要注意身体哦~” 裴琳对阿伯说。

“承蒙关心,啊,时间不早了,我要继续工作。啊!下午两点这台‘无头骑士’ 会外出测试,我们要加紧准备……” 阿叔突然提起工作内容说。

“是这样吗?那我就不打扰了。”裴琳含笑说完,微微鞠了一躬,阿叔也脱帽还礼。然后女士就转身离开往楼上走了,不时还在楼梯上往回望。

看着她的背影,阿叔自言自语说:“富家女人是有些许高傲,但至少是个贤人。可惜我家小儿高攀不起呢……” 说着,一面踱着缓慢的步伐再次投入辛劳的工作。

 

 


第一部分完毕,第二部分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