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ENU

ver.2015

 
 
 

日志

 
 

孤胆旅行团勇闯大学城之——爆了两次胎  

2011-10-03 00:10:16|  分类: 踩单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买了台P-18快一个月了。除了每周头尾有两次本来觉得很长的回家过上班族程之外,其余时间都鲜有长途车骑。当然作为一个亚健康的偏肥上班族,那种一天能骑到阳江之类的挑战似乎比较不现实。不过最近公司里的同好打算去大学城里兜兜看,确实撩起了笔者的一条筋。

 

关于买这辆车的时间:

http://bin331983m.blog.163.com/blog/static/16891183920118200159963/

 

  计划上2号有几个人一起骑车到大学城外圈的自行车道上兜兜看。不过笔者在前一天本来就想有事骑车外出时,顺路预先兜进大学城里走走。因为据说多数人都不认识路进去。当然有想自己过过瘾的那层意思。不过就当笔者刚刚骑上刚下雨的新港西路时,忽然屁股下面一阵松软,然后听见“咚咚咚”的闷响。笔者立刻靠边停下来往后看——果然,后胎爆了。

  好吧~,也“正常”在广州怎么可能不爆胎呢?坐地铁就是了。但是,麻烦始终是麻烦,爆胎的地方刚好就在两个地铁站之间,本来十分钟左右的路程走了好像无限那么久,没办法,到大学城的计划泡汤了。补胎优先。

  然后第二天,就在笔者准备出门时,我打电话给发起人......“你拨的号码已过期。”嗯?不是吧。再打电话给其它人,没有人动。惨了,计划又泡汤了。

  但是坐下来想了一阵,别人不去不见得自己就不能去啊?!反正这种只身探路式的事情笔者也做不少了,当然都不是什么以身犯险的事情。既然这样,这次再来一次又如何!?

  谋定自然就要动了。本来计划上午去中午在外边吃饭的计划改成中午提早吃饭然后休息片刻后下午出发。

孤胆旅行团勇闯大学城之——爆了两次胎 - 土星人 - MENU
 
  出发之前,老妈提供了一个讯息:说通过石基村里的一个“掘头路”(就是死胡同)后有一条小路可以一直骑到仑头。反正离家很近,于是去看看。
  按现在的情报,笔者把路线计划成像上图的样子,不过因为通往仑头的路线不明,所以是问号;另外,这趟行程主要是为了探路,所以在到达小洲便桥后就离开大学城探索回市区的路。
孤胆旅行团勇闯大学城之——爆了两次胎 - 土星人 - MENU
 
  好!反正先出发吧!笔者气势汹汹地冲过桥。咦?原来江边的便道呢?怎么都变成废品收购站了?门口还有三只懒洋洋的黄狗趴着睡觉。咦?那边的墙边好像有些车辙。反正人都来了,进去看看能走不。
 
孤胆旅行团勇闯大学城之——爆了两次胎 - 土星人 - MENU
 
不过,当笔者骑进去一段路后就开会始后悔了。怎么P-18在烂地上好像几乎不会都似的!虽然笔者早就见识过这台车越野时的“风姿”,不过这次却是印象更深刻了。在这些其实是田基的“路上”走的如果是一辆山地车,笔者相信一定是乐趣无穷。不过对这辆后来变成了她骑笔者的P-18来说,过程完全是折腾。
 
孤胆旅行团勇闯大学城之——爆了两次胎 - 土星人 - MENU
 
孤胆旅行团勇闯大学城之——爆了两次胎 - 土星人 - MENU
 
(通往仑头的实际路线)
  
孤胆旅行团勇闯大学城之——爆了两次胎 - 土星人 - MENU
 
幸亏在经过一段三项铁人托着单车跑步的障碍赛之后,在桥底久违的铺装路面突然再次出现了,于是笔者重回正确的姿势。顺着很多分支的路走,发现了一条很窄的桥。在重复通过几次类似的小桥后,突然间,仑头的房子出现了。
 
孤胆旅行团勇闯大学城之——爆了两次胎 - 土星人 - MENU
 
孤胆旅行团勇闯大学城之——爆了两次胎 - 土星人 - MENU
 
笔者沿着街道慢慢前进,居然到了水边。四周眺望,居然找不到什么可以通向对岸的道路。只看见几艘不像在营业的渡船状的船只。
 
孤胆旅行团勇闯大学城之——爆了两次胎 - 土星人 - MENU
 
孤胆旅行团勇闯大学城之——爆了两次胎 - 土星人 - MENU
 
兜着仑头的居住区一圈,找不到过桥的地方,沿着河堤过去的那条华快高速好像又没有自行车上桥的地方。所以笔者兜出仑头沿着天桥跨过没有单车路的科韵路,经过肮脏的隧道钻过了环城高速。沿着只能向北的路到了新滘东路才有自行车道可走。
 
孤胆旅行团勇闯大学城之——爆了两次胎 - 土星人 - MENU
 
孤胆旅行团勇闯大学城之——爆了两次胎 - 土星人 - MENU
 
孤胆旅行团勇闯大学城之——爆了两次胎 - 土星人 - MENU
 
孤胆旅行团勇闯大学城之——爆了两次胎 - 土星人 - MENU
 
(路牌放大)
 
孤胆旅行团勇闯大学城之——爆了两次胎 - 土星人 - MENU
 
(从仑头出来后走的冤枉路,虽然其实无论怎么走这段路都多少要冤枉一下)
 
孤胆旅行团勇闯大学城之——爆了两次胎 - 土星人 - MENU
 
孤胆旅行团勇闯大学城之——爆了两次胎 - 土星人 - MENU
 
  沿着大路走,经过这个标志性的军区。经过几个立交后,感觉似乎不应该一直走了。过马路转左后,走着走着,居然在前面出现了收费站——新光大桥红色的轮廓出现了在远处。在笔者的印象中,这栋大桥的另一边是番禺。加上那种莫名其妙的想按规矩办事的那条筋扯了起来,于是笔者转入了一条石子路里寻找其它方向的过对岸的道路。尔后,在兜兜转转一番后,笔者找到了一个破烂的上桥的人行道,这个螺旋上行的上桥人行道上居然没有供自行车推行的斜坡。
 
孤胆旅行团勇闯大学城之——爆了两次胎 - 土星人 - MENU
 
孤胆旅行团勇闯大学城之——爆了两次胎 - 土星人 - MENU
 
上去之后,很吓人!一方面是烂得很吓人,令一方面是这个人行道是夹在两条高架路的中间,很窄的不断震动的路面两边碧波清晰地荡漾着。对于笔者这种疑似畏高症患者来说太刺激了。
 
孤胆旅行团勇闯大学城之——爆了两次胎 - 土星人 - MENU
 
(从新滘路一直过来的路线。)
 
孤胆旅行团勇闯大学城之——爆了两次胎 - 土星人 - MENU
 
孤胆旅行团勇闯大学城之——爆了两次胎 - 土星人 - MENU
 
准备下桥时往下看地光景。怎么形容呢?
 
 
 
  经过这段现在推算其实也是新光快线的其中一段时笔者其实也是心中无底的。直到看见路牌上写着的“大学城”的大字,才终于心安下来继续前进。
 
 孤胆旅行团勇闯大学城之——爆了两次胎 - 土星人 - MENU
 
过桥后沿着水边从泥路走到红砖路,又红砖路走到了水泥路。这里居然还有个挺“豪”的牌坊还是凉亭。
 
孤胆旅行团勇闯大学城之——爆了两次胎 - 土星人 - MENU
 
既然走上铺装路面,笔者就沿着大致的大学城的方向摸过去。一路上车辆来往繁忙,不过一切都向着笔者有印象的方向前进。终于,到了这个路口后,前进的方向终于完全不用怀疑了。
 
孤胆旅行团勇闯大学城之——爆了两次胎 - 土星人 - MENU
 
孤胆旅行团勇闯大学城之——爆了两次胎 - 土星人 - MENU
 
  到达大学城后,本身意味着下一步的探路的开始。但是因为实际上出去的路(小洲便桥)已经变成了进入的路径了。所以没有了再探路的必要(后来才知道那条原来以为可以通过的路是仑头到生物岛再到大学城的隧道,自行车根本不能走)。于是下一个任务在稍微休息,喝了口水后就立即开始了。内容是:试着沿着红色自行车径走一圈大学城。
 
孤胆旅行团勇闯大学城之——爆了两次胎 - 土星人 - MENU
 
这是笔者到便桥时的公里数,虽然这个数字最后没有用。
 
孤胆旅行团勇闯大学城之——爆了两次胎 - 土星人 - MENU
 这是码表当时的报时。
 
  大致形容一下过程。
  从便桥开始沿大学城逆时钟走,直到南边起始位置为止,大致都是颠簸的下坡路。就笔者骑P-18的情况来说,一般可以维持24-29的时速。老实说大学城的路面没有想象中平整,长波的起伏很严重。从南边中间开始,有几段上坡路。虽然不算特别陡,不过有一段特别长。速度有时甚至只能在10公里左右,上坡不会超过20,。幸亏上坡之间是下坡路,在这里可以选择休息一下或者作一段冲刺。大学城的路面多数不是上坡就是下坡,最高点感觉是在岭南文化印象园那里。而马路的最高点和自行车道并不相同。
  过了连接长洲的路口后路面又开始多下坡起来,直到回到小洲便桥那个大停车场那里。不过笔者在踩到中大之后的一个地方,在一条深沟上后轮被狠狠地撞上了,随即又听到了熟悉的声音。然后屁股位置发软,车子横飘着停下了。
 
孤胆旅行团勇闯大学城之——爆了两次胎 - 土星人 - MENU
 
爆胎是大约骑了半小时,老实说笔者估计之后的路程顶多需要8分钟。哎~推着找找有没有店吧。
  
  起初笔者以为这么多人骑自行车,应该会有很多修自行车的地方才对。结果当然是找不到了。本来幻想在自行车的租借点可以修自行车,不过却被支到麦当劳旁边的专卖店去。很不凑巧,车店买车的人,应该说是围着卖车的人很多。店员理所当然地冷落了笔者这个小生意。事实上就在前一天,笔者也受到国相同的待遇。十一客村附近的一对卖自行车的铺只开了几间,而其中又多数不做补胎这种小生意。终于找到一个应承帮忙的,却又只是“忙着”对付一些卖个扯铃,加个车锁的生意。笔者从客村地铁站几乎走到中大正门才终于碰到一间刚开门的自行车店解决了笔者的问题。
  不过这次是在大学城,笔者并不知道除了这“两间”后来证实了其实是一间的自行车店以外,大学城还有没有地方可以修自行车。其实这似乎是个挺不合逻辑的问题:这么大地一个大学城怎么会这有一个自行车店呢?但是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笔者也只能无奈接受。
  等了良久,终于有个店员主动过来和笔者“接头”了。大致交代过病因后,店员利索地拆出了后轮,却走进了笔者那个牌子专卖店旁边的另一个店面里边。笔者吃了一惊,上前问店员:“咦?两间是同一家店吗?”
“对...”店员轻描淡写地回答。笔者一再
  翻出车胎,破洞居然有三四个,加上原来就有的一个,这条内胎总共有五个洞。没办法,只好换一条。在这个不是专卖店的店面里,一再询问是否是一样的内胎。可见有多么的顾虑。
 
  修好车后时间虽然不算太晚,但是笔者也没有心情了,于是径直回家,回家时找到了另一条更近更舒服的路。下面是其中一些掠影。
 
孤胆旅行团勇闯大学城之——爆了两次胎 - 土星人 - MENU
 
孤胆旅行团勇闯大学城之——爆了两次胎 - 土星人 - MENU
  
孤胆旅行团勇闯大学城之——爆了两次胎 - 土星人 - MENU
 
孤胆旅行团勇闯大学城之——爆了两次胎 - 土星人 - MENU
 
孤胆旅行团勇闯大学城之——爆了两次胎 - 土星人 - MENU
 
孤胆旅行团勇闯大学城之——爆了两次胎 - 土星人 - MENU
 
  最后,虽然笔者不是玩车的人,不过作为骑了即将一个月的坐骑。笔者还是有一些想法的。
  就针对性,P-18对于平整铺装路面的行走性能堪称“棒极了”。而又因为这个“棒极了”的特征,使她对一般中国城市多少会出现的路面杂物和非铺装路面的忍耐力极低。说简单一点,实现这一性能的就是那条几乎没有花纹的外胎。或许就是因为没有纹,胎壁比一般车胎薄而且偏软。估计这也是靠撞也能撞爆的其中一个原因吧。
  另外,原装的坐垫太要命了,笔者宁愿用一个旧坐垫来代替她。
 
  评论这张
 
阅读(3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