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ENU

ver.2015

 
 
 

日志

 
 

全能结集GG0003-A(被逐的强者)  

2010-10-09 21:42:38|  分类: (带文机械设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全能结集GG0003-A(被逐的强者) - 土星人 - MENU

  

......地球北部的战斗今天仍然持续。查阿加拉联军对盘踞于勒拾尔州的反对党军进行了大规模的清剿,战事开始陷入胶着,战事进行了大半天后,查阿加拉联军的情报人员通过渗透入敌方的内应瓦解了其指挥系统,一举歼灭了大部分敌军。发言人称双方包括支援作战的加特内亚军在内的损失都很大,简直是一场人道悲剧。加特内亚军发言人指责反对党军在收到其议和提议之后依然继续进攻的行为违反国际法,加方将就此事向国际法庭提出控诉,并威胁要控告反对党领导人主席张切岩反人类罪。多国也派遣特使对双方进行斡旋,期望尽快以和平方式解决冲突。下一条新闻,白蒂士亨特市近日迎来一年一度的火箭嘉年华,许多当地民众扶老携幼......

 

                                   马列根MNB电视台4437年7月22日早晨新闻报道片段

 

 

“...雷志雷志!...”一个声音不断在驾驶室里回荡。

雷志!有没有收到?阿阎!有没有人听到啊!?”一个熟悉的声音正用通讯器叫唤着他。他睁开眼四处张望,自己被安全带绑在似乎已经歪斜的座椅上。正面的显示屏已经没有了图像,只有右下角有个小屏幕还尽责地显示着室内温度,不过也是一闪一闪,奄奄一息的样子。雷志挣扎着稍微昂起身体,用手摸索着安全带的按钮,然后按下。整个人从椅子上滚了一圈趴到了右边的控制板上。

察准察准!”雷志辛苦地拨开通话器,“这边我的机体已经完全不能动了,请及时转告总台方面派增援来。”

阿志,不要顾继续打仗了,我是来救人的!不要管这些事了,我们快点逃命吧,月球人的新部队快要开过来了。”

“但是我们还有优势兵力不是吗?你都还能长驱直入...”

“你赶快出来吧!你现在的处境很危险!”察准以很认真的语调几乎哀求似的跟雷志说。因为他这样的迫切,雷志只好怀着更忐忑的心情打开头部的舱盖。

全能结集GG0003-A(被逐的强者) - 土星人 - MENU 

机体大部分的动力似乎已经中断了,按动头部舱门的开关时几个舱门并没有立即打开。不过连续按动了几次之后,其中一边的舱门“咕嘎~”的一声向外边倒了下去。立刻听见远处“隆隆”的枪炮声。舱门并没有完全打开,雷志通过打开的小开口半钻半爬地钻出了外面——其实这个舱门的上面就是机兵的头部。这时眼前除了闪烁的零星火光之外,多数地方都很黑,但依靠微弱的光线,可以看出城市已经被严重破坏了——根本看不见原有的高大建筑。过了不多时,一个沉闷的声音从雷志的背后上空之间靠近。紧接着,一架机兵从他的头顶附近缓慢飞过,然后转身垂直降落在不远处。这架机似乎有两对翅膀,外形比较流线形。降落之后她稍微向雷志的方向走近之后开始慢慢单膝跪下,然后手伸到大约胸部的高度。这时,一个人丛头部下方的什么地方钻了出来,跳进了手上。手开始往地上放,逐渐听到那个人向着雷志喊:“这边!快!雷志!这边!这边!”

雷志大致听到了他的叫声,开始缓慢地向着他的方向走去:“察准吗?…”雷志大声喊过去,但话音未落。就听见他用手枪开枪的声音,雷志本能地向右下方躲避。然后听见远处有人中枪的呻吟声。稍微回过神后,才发现他不是向自己开枪。

“没事吧?那边有人埋伏,雷志!”那个人终于小跑步到了雷志的面前说,“是我啊!雷志!我是察准啊!敌人的主力军快要到这里了,我们赶快...”那个人话音未完,一束光束炮就打在了那架机兵的附近,立刻炸起了一阵爆风。雷志连忙的本能地掩住了脸,他终于感觉到了逃命的必要性,虽然仍然不了解形势,但还是立刻一手举起遮挡沙尘加快步伐走向了机兵的手掌。终于走进了手掌,察准首先跳了上去,然后转身伸手把他拉了上去。只见这个人眼睛大而水润,眉毛浓密有神,穿着比较正式的地上政府军军装,但天黑,没有看清具体的官衔什么的细节。当雷志全身都走上了手臂之后,察准把右手深入衣袋按动了遥控器,于是手臂就立刻开始向上回升,两人看到的景色也随着高处的上升而变化了起来。附近已经完全没有政府军的机兵了,只有敌我双方的一滩滩的残骸。雷志自己的坐骑原来已经被炸剩下了上身连一条胳膊。再向稍远处望,那架大队长的撒富图2000已经被炸得只剩下骨架了。 “怎么会...等一下,让我下去!...”虽然手掌已经快要上升到头部了,但雷志看见了队长座机的残骸后突然激动了起来。

雷志志!” 察准抓住雷志的肩膀说:“我刚才已经用无线电叫了一次了,但是...”

突然座机旁边一声巨响“磅!”的响了起来,向着炮火的来处望去,只见三架机兵正从空中急速飞来,一面还开着炮。

“快!对方的援兵来了,我们快点进去再说吧!”察准也不想再花唇舌了,半哄半拉着雷志,把他拉进了驾驶室。察准坐下还没有扣上安全带,就立即推开了喷射引擎的油门。驾驶舱的舱门这时还没关上,外面的空气立刻剧烈震动起来的声音直接让人感受到了这台机器的巨大推力。顷刻间,机兵驶离了地面,以半躺的姿势逐渐向后加速移动。靠着这段时间,察准快速而不紊地扣好安全带。他打开侦测器放大攻击自己的机兵的图像:“阿志!坐稳了——这些机兵好像和我知道的新造机不一样呢!?但是...使用相同的火炮,怎么回事?”从察准的话中似乎透出他知道新敌机的事情。不过敌人的火力太凶猛了,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逃跑。

 “阿志!坐稳了没?!”察准把控制手柄推尽,引擎进入了加力状态,蓝色伴着橘红的火舌从背后的喷射引擎射出。伴随着巨大的推力,机兵一个转身,从脚向下的悬空慢飞状态逐渐转变到伸直平躺的高速飞行状态。不过敌机的火力仍然没有停歇,因为这边的飞行速度逐渐上去后,敌人已经不能继续拉进之间的距离了,他们感到了压力,希望依靠优势火力尽快地把察准的机兵打下来。“

“嘿!”为了躲避密集的炮火,察准的机兵左转右晃地回避着。过了大约两分钟,两架敌机前后分别降落了,不久后,第三架似乎也因为到了极限而放弃了追击。于是察准终于送了一口气,但是紧接着原来已经降落的两架敌机又重新跳回了空中。这时察准说:“看来还要追好一阵子,这样主力可能会被他们发现的。以免他们继续追,找到我们的主力,我们转向西兜个远路吧。”

“嗯~”雷志心不在焉地回答道。

......

 

 

罗夫城北的大会战最终以加特奈亚伪军的胜利而告终结。起初地上军的100台机兵的数量优势的确和敌军的形成拉锯。但是因为奸细的背叛,炮击阵地落到了伪军的控制之中。而且最重要的是,加特奈亚军动用了最新的可自体降落大气层的重型机兵在最后时刻降落到地上军的阵地上,一下子将形势扳倒过来。最后罗夫城因遭到超视距炮击而沦陷,但是此次炮击也波及了加特奈亚的小股骚扰部队,据说这和月球军中长久存在的派系冲突有关。

 

(两天后 罗夫城废墟海边 早上)

因为城中的房子大多都彻底毁坏了,所以战斗之后留下来收拾残局的51大队的人员只能在靠近海边没有被摧毁的海水淡化处理厂附近扎起帐篷来。

“医生,心跳正不正常啊?”一个年轻的应该是女士官正在一个军用帐篷里接受军医的检查。

“...正常吧...”医生好像自言自语地说。

“但是我觉得不是很正常。”女士官说。

“为什么呢?”

“因为听太久了。”

“检查应该要慎重一点的。”

女士官一把把拎起的衣服一下子拉了下来,然后站起身对军医放在凳子上的手狠狠地踩了上去,军医立刻“哇”的一声叫了起来。女士官一边用力踩着他的手,一边说:“小哥,这里不是你找吃的的地方。”然后,拿起上衣搭在肩上,转身斯斯然地向着帐篷门口走去。突然,一个人掀起了帐篷门上的遮盖,你周围扫视了一眼,然后对着女士官说:“队长,什么事啊?”

全能结集GG0003-A(被逐的强者) - 土星人 - MENU

 

“没什么,碰到了只野生动物。”女士官一边回答,一边走出了帐篷。

“你踢他那里啦?”那个下属突然脸泛邪意地笑着问。

“没有,只是瘫了他的手而已。”女士官一边面无表情地回答,他的下属却在后面偷笑了起来。

走出了帐篷,一两百米开外就是一个对着海的石滩。一辆残破的军车停在了帐篷前面的一旁,一个魁梧的男子坐在驾驶席上。车子是地上的民用样式越野车,挂着地上政府的军用车牌,看来是一辆缴获车。上面用油漆在原来的没有标记的车头和车尾上歪斜地画上了加特内亚红色的军徽。女士官踱着步走在车子的旁边,一边走一边上下打量着。“车子哪里淘来的?”她转头问她身后的部下。

“修理班的兄弟捡到的,说是这里难得的一架还能开的。”跟在后面的部下说。

“哼!打得一间好房子都没有,也太很激烈了吧——贝布斯,开车。”女士官拉动把手掀开车门,然后敏捷地跳了上去,“机兵几乎全毁但只是死了六个机师,我们算是很走运的了。只是在海里泡了大半天。”跟在后面的那个下属也迅速地跟着上了车。车子也随即开动了,“走右边。”坐后面的下属把身子向前探,用手向开车的指出了方向;而开车的叫贝布斯的魁梧的壮汉一直都没有说话。车子在路口上转右,立刻遇到了一个哨站,一个哨兵把车子拦住,然后问:“哪里的?”

女士官从车子的右边探出头来说:“第四机队的。”

“哪个大队的?”

“还有哪个?!这里就只剩51队好不好?!”女士官不耐烦的说。

“好啦好啦!证件拿来!”站在旁边的一个不拿枪的哨兵对这他们说。

女士官在裤兜里摸索了一会儿,然后将一张长条状的小方棒交给了那个哨兵。哨兵拿出一个黑色的仪器,然后把小棒从上边的空隙插入——这个似乎是个什么储存器:“贝芙兰尼加.伊斯特...嗯,可以过了。”哨兵把储存器还了回去,然后走到路口,将中间的小油桶拿开。于是,车子就继续开了出去。

斯求,你的手没事吧?”伊斯特向着坐在后面的下属问。

“冻伤了,但是还好,能动。”这时伊斯特才留意到,斯求的手包满了一层纱布。

他的上司上下打量了他一阵子:“是吗,要注意休养呢。”

“不用担心,我们休养的时间多的是——装备补给的人到现在都还没给我们补充兵器。哎~地位不同啊!我们这些野放大队啊~”斯求把身子向后摊在座位上,两手张开,摆出一副失望的神情。连一直没有吱声的贝布斯也“哼”的吭了一声。“你看昨晚用喷射运输机载这的新型机,都在我们头顶上飞过的;而我们只能用一架直升机一点点的把东西从母舰上运过来。”斯求继续吐苦水。

“哎~那些得势东部派...有脑子的都知道我们这些中南裔的人不会好过的。不过,至少我们暂时不用上前线拼命,打仗逞威风的事他们要争就给他们吧。”伊斯特说。

“哎~我也很想开新型机啊~,这么高大,炮又猛,据说还能单独穿越大气层。”斯求说。

“那种机...不好。”贝布斯突然很辛苦地挤出了一句话来。

“哈!终于出声了吗?大个。新型又怎么不好了?”斯求听见他说,立刻开始挖苦起来。

“呃...重,太重!肉搏...不行!”

“不行?...不行开你那架法老王去和新型机单挑啊!”

“哼!有...什么...不行!?”

“哈!你还...”斯求还想还口,伊斯特摆手阻止了他:“别吵了!吵死了!”

“哎~为什么头头总是弄那么菜的家伙回来呢?”

“呵呵!”伊斯特冷笑了一声,然后说:“相对于我们这些只是被摆在一边的人相比,萨斯古准将的情况或许更麻烦呢!他有功夫的话,或许还不如多想想怎么对付杀手呢!”说到这里,车上的所有人都沉默了。小队长转头望着车外的颓桓败瓦。过了一阵,一路上的路很烂,有不少很大的坑坑洼洼。车子要不时绕出路面走,越到本来是市中心的位置,屋子就破损得越严重。车子在一个路口上也右转了一次。斯求忍不住问道:“那最后那个杀手怎么死的?”

“那个东派舰长听见杀手两个字,拔枪就把那个人的脑袋射穿了。然后还在说什么‘此等畜生不可久留’,分明就是杀人灭口的说。”

“哎~,现在的情势还真不太平呢!”斯求摸着脑门说。

“现在是打仗,当然不太平。——啊!我刚才说的在别人面前可不要乱说哦!”小队长的语调从激昂突然转变至平和地叮嘱道。

“知道了。话说回来,我们现在去受领补给吗?”斯求严肃的表情忽然露出了笑脸,拍着小队长的肩膀问。

“别傻了,我们是去当苦力。看看有什么东西剩下来能用就把它拼起来而已。”伊斯特说。

“不过少校不是今天上午回舰上报到吗?据说阿格里也跟着去了,他不是没什么事吗?”

“天知道他去那里干什么。”

......

 

(稍早前)

罗夫城的岸边大多是浅滩,运输机兵的母舰“得胜”只能在离岸很远的地方抛锚在“塔波罗利”海的中间。舰载直升机早上从舰上出发,大约一小时后载着一些人和东西返航了,最明显的是机腹上挂着的一架只剩上身和一条手臂的机兵身体。飞机降落放下挂着机兵的缆绳,然后飞到旁边降落。

刚一停稳,客舱的门就打开了,一个人包紮着一只手小心的往下走着——他就是裴果夫.尤图。他的手臂因为上次的战斗而拉伤了左手的韧带,骨头也有些开裂,需要器械固定。飞机下面跑过来的士兵连忙向他敬礼,他望着士兵点头示意。当他终于踏上甲板后,立刻从口袋里掏出了香烟包——里边还有三根。他把烟包向膝盖上顶了几下,然后放在嘴边咬出一支,把软包放回口袋。接着把香烟前面的绝缘棉捏住掰断,把绝缘棉的外面一端向烟丝压,稍微摩擦了几下,不消一会儿,烟就点燃了。正当他眯缝着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时,他身旁一位妙龄女士走近了他:“手都伤成这样子了还不忘来一根。”尤图听见这个声音后突然瞪大了眼睛,但眼光还没转过去,那位女士的手已经从他的右边伸到他放烟的口袋里,然后轻巧地把烟包拿走,放进自己外衣里面的暗袋里,手一边踹进去一边说:“今天就这一支吧。”

全能结集GG0003-A(被逐的强者) - 土星人 - MENU 

尤图听见他的话之后没有吱声,但是脸立刻瘪了下来,刚刚想深深吸一口而伸直的腰骨也慢慢驼了回去:“你很有空吗?”尤图没有转头,眼望着香烟前面的火焰问她。

“听见你回来了,当然要看看啰。”

“怎么,这窘样?”话没说完,她用手把尤图拉近到自己身边,用眼神示意“后面有人”。尤图也顺着她的意思做了:“你很想连另一只手也断掉是吧。——准将叫我来迎你呢!”这位女士说。

尤图没有接着说,两个人的眼神转到了从尤图身边——也是从飞机上出来,但是被担架抬着的个人。一个人的两只脚都被包住;而另一个则上身有几处包括头脸都横横竖竖地包扎着;还有一个用被子盖住身子。

“咦!小太子受了什么伤啊?”女士问。

“枪伤。”尤图回答道。

“怎么在自己的驾驶舱里会受枪伤啊?”

“他跑出去了,不过不知道谁射的他。”

“啊!可怜的孩子。”于是她快步走近了担架,跟在担架的旁边对受伤的年轻人说:“阿刹!你没事吧?”

“托你的...福,咳咳!”那个年轻人——刹辛咳嗽了起来,然后他喘过气,接着说“...我还撑得住。”

“你的伤是枪伤吗?谁伤的你啊?”

“咳咳...那个诈尸的倭族...”他又咳嗽了一阵,然后虚弱地说。

“谁?”女士追问道。

与那原与那原神武!”刹辛提高嗓门说,然后说完后又立即引起了一阵久咳。尤图上前来扶着那位女士的肩膀:“希玛,他很辛苦,让他休息吧。”

希玛望了尤图一眼,然后转头看着刹辛,喉咙根里面挤出了“嗯”的一声出来。然后她又看了一下另一个担架上面的伤员,和后面几个可以走着下来的驾驶员也相互寒暄了几句。过了一阵,飞机上下来的人都走了。她才跟着走回指挥岛里面。尤图躲在门口的后面抽完了那支香烟,用手往身后的铁板墙壁上按了几下。刚想随手扔掉,但又立刻犹豫了,左顾右盼了一阵,发现了门外有一个装着半桶水的水桶,于是他把烟头丢了进去。正好希玛也走了过来,指着水桶说:“你又丢进去了?”尤图转身过来,但没有说话。两人相视不语,一阵之后,尤图转身,希玛也跟着,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向了楼梯的上层。

期间在狭小如迷阵的通道和楼梯之间兜转了不知多少次。两个人终于又看见了那个熟悉的门。敲了几下,里面的人叫了一声“进来吧”之后,尤图推开了虚掩的门。又是那位年长的中年人背对着他们看着窗外。

“我看着你们上来的。”中年军官说——他就是阿齐依.萨斯古准将,尤图的直属上司。他不疾不徐地转过身来,抬起手说:“坐吧!我有事情要问你。”

“哦...”尤图答道,口吻并没有“和上司说话”的语气。他走到那张正对着办公桌的双人软椅上坐下。希玛见状,于是习惯性地准备转身离开。萨斯古把她叫住:“诶!勒布小姐,请留步。下面的话题我也需要你的参与——你把门掩上,掩上就可以了。”

“是的,准将大人。”希玛立刻转过身来回答道。于是这间房间里的三个人就各自坐下,希玛没有和尤图坐在一起,而是坐在靠侧面的另一张单人的软椅上。

“虽然没有预想中的那么糟,但是你的指挥效果实属一般。”准将先开的口。

“老头子,我的斤两你也是知道的吧。”尤图说。

“乱世中专才没有通才容易生存,我也跟你说过。你再厉害一直做一个光棍机师不可能有什么好的前途的。”

“嗯嗯~你不会叫我来就是说这些吧?”尤图皱着一边眉头问道。然后,萨斯古拿出了一个早就准备好的信封,随手地抛向了尤图尤图连忙接住,疑惑地望了望他。

“看看吧。” 萨斯古说。于是尤图打开了信封,在里面取出了一张纸。打开后发现这是一份公函,右下角分明地盖着印章。然后他开始阅读了起来,在他旁边的希玛仍然静静地坐着没动,但眼睛却紧紧侧视着尤图。不一会儿,尤图放下了公函:“怎么?做完炮灰没有人员补充不在说,还就地把我们丢在这个鸟不生蛋鸡不拉屎的地方?”

 

(B部分继续)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